首頁 > 環境質量
推動建立綠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機制

朱源)“一帶一路”是關乎中國未來發展的重要戰略,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被多次提及。《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以下簡稱《願景與行動》)提出,沿線各國合作重點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爲主要內容。

筆者認爲,“五通”與綠色息息相關。環境政策對話及環境標准對接是政策溝通的組成部分,綠色基礎設施建設、可持續貿易和綠色金融分別是設施聯通、貿易暢通和資金融通的亮點,而生態環保合作是促進民心相通的有力措施。可以說,綠色“一帶一路”是“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綠色“一帶一路”主要涵蓋防範“一帶一路”建設負面環境影響、開展生態環保合作項目、共同提高沿線國家環境治理能力等內容。

綠色“一帶一路”建設體現了中國政府的承諾。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指出,廣泛開展國際合作,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以全球視野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樹立負責任大國形象。中國政府在《願景與行動》中提出,要在投資貿易中突出生態文明理念,加強生態環境、生物多樣性和應對氣候變化合作,共建綠色絲綢之路。要促進企業按屬地化原則經營管理,積極幫助當地發展經濟、增加就業、改善民生,主動承擔社會責任,嚴格保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環境。《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的通知》強調,推進“一帶一路”綠色化建設。

綠色“一帶一路”建設呼應了國際社會的關切。2016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呼籲各國積極參與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爲“一帶一路”倡議及項目實施提供安全保障環境。聯合國希望“一帶一路”建設與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結合起來。中國環境保護部也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簽訂了建設綠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

綠色“一帶一路”建設契合了沿線國家的需求。隨著沿線國家陸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環境社會考量也逐漸成爲相關國家的關切。例如2016年12月,巴基斯坦氣候變化部召開“中巴經濟走廊環境主流化”研討會,與會代表提出需重視清潔煤電、項目環評等議題,有代表提出中巴經濟走廊應建成“生態走廊”。

1 绿色“一带一路”推动沿线国家可持续发展

綠色“一帶一路”是推動沿線國家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新興動力,能給所在國帶來生態環境效益,有助于提高當地的環境治理能力和水平。

首先,綠色“一帶一路”是推動沿線國家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新興動力。

交通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軸心,交通基礎設施項目能改善沿線國家的交通狀況,帶動當地可持續發展,改善人民生活條件。

能源項目能有效解決走廊國家電力短缺問題。孟加拉、緬甸、巴基斯坦、印度、柬埔寨等國家都面臨嚴重的缺電問題,中亞國家也有季節性缺電問題,居民生活和工業生産難以得到保證。

自然資源開發項目能帶動當地經濟發展,提高當地政府和居民收入。中蒙俄經濟走廊的礦業和林業資源豐富,中亞和西亞國家的油氣資源豐富,中南半島國家也有較爲豐富的礦産和森林資源,自然資源開發潛力較大。在一些經濟規模較小的國家,單個礦業項目甚至能影響國家經濟格局。

其次,綠色“一帶一路”是發揮環境社會效益的積極舉措。

“一帶一路”建設能給所在國帶來生態環境效益。水電、火電和新能源等電力項目能爲所在國提供能源,減少當地對煤炭、燃油、木材等不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減緩對當地生態系統的破壞,降低汙染物和溫室氣體排放。例如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中的大型火電項目,將替代當地現有的一批小型、低效、排汙嚴重的小火電,環境效益顯著。鐵路公路等新建或升級改造項目,能較大幅度提高運輸速度和效率,降低單位運輸距離的燃油消耗和汙染物排放,減輕噪聲汙染、揚塵汙染和水土流失等問題。

“一帶一路”建設有助于提高當地的環境治理能力和水平。中國重點行業環保技術和管理經驗的輸出,推動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環境管理和人員能力水平的提升。中國在海外建設的工業園區,通過環境基礎設施的建設和運營,不僅服務于園區,還能服務周邊市政和居民,提高當地的環境基礎設施水平。

第三,綠色“一帶一路”是中企踐行環境社會保障的有效舉措。

通過踐行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理念,中企在海外項目環境社會管理中取得了豐富的實踐經驗。例如,三峽集團在投資建設中巴經濟走廊的卡洛特水電站項目中,主動遵循國際金融公司的國際通行環境社會標准,妥善解決征地移民、下泄流量、魚類保護、流域整體環境影響評價等問題,保障了項目的順利實施。中國路橋工程公司在肯尼亞蒙內鐵路的建設中,通過保育沿線自然保護地和野生生物、設計多處野生動物遷徙通道、發布項目社會責任報告等方式,建設了一條“生態環境和諧之路”,受到了廣泛的稱贊。

2 推进绿色“一带一路”建设需抓重点

綠色“一帶一路”可以彌補現有區域合作中對環境重視程度不夠的問題,與現有區域合作機制形成互補。要倡導重點行業主動遵循高水平的國際通行環境社會標准和管理程序,實現“綠色走出去”。

下一步,应积极推動建立綠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機制,倡导重点行业“绿色走出去”,探索生态环保项目先行走出去,与沿线国家共同提高绿色治理能力。

創建綠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機制。“一帶一路”建設是在已有多種區域性機制及各國發展戰略的基礎上展開的。例如,東盟、大湄公河次區域、南盟、上海合作組織、中亞區域經濟合作、俄羅斯“歐亞聯盟”、哈薩克斯坦“光明之路”等,但處理好“一帶一路”戰略與現存機制關系是一個難題。綠色“一帶一路”可以彌補現有區域合作中對環境重視程度不夠的問題,與現有區域合作機制形成互補。爲此,中國可倡導將綠色發展理念貫穿于“一帶一路”建設的全過程,聯合相關國家共同創建環境社會協調機制,組織相關環境社會管理和技術機構,共同參與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目前可選擇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先行的重點區域或國家開展試點。例如,中巴經濟走廊、中蒙俄經濟走廊、瀾滄江—湄公河等區域,以及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老撾、斯裏蘭卡等國家。

倡導重點行業“綠色走出去”。“一帶一路”建設主要行業包括交通、能源、制造業、自然資源開采等。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在這些行業的環保管理和標准方面,總體接軌甚至高于國際通行標准。因此,綠色“一帶一路”建設要倡導重點行業主動遵循高水平的國際通行環境社會標准和管理程序,實現“綠色走出去”。例如公路和鐵路等交通基礎設施類項目要注重宣傳項目的環境社會效益,管控可能出現的風險點;能源項目可運用中國運行可靠且性價比高的環保技術;制造業項目要注重勞工權益的保護;自然資源開采類項目要注重利益的合理分享,以期獲取利益相關者對項目的長期支持。

探索生態環保類項目先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總體生態環境敏感,一些區域領土爭端、恐怖主義、暴力沖突頻發,制約“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在“一帶一路”沿線風險較大的區域,可通過資助技術機構和非政府組織等形式,在當地探索開展環境社會類小型項目,團結當地各方,逐步爭取民心,爲“一帶一路”建設和重點項目推進奠定基礎。

共同提高綠色治理能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本建立了較爲完整的環境社會制度框架,但普遍存在管理細則不明晰、管理能力缺乏等問題。因此,需要共同提高沿線國家的綠色治理能力,爲“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制度保障。例如,在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中,中國環境管理和技術實力較強,而巴基斯坦社會管理和風險防範的實力較強。此外,擁有幾千名技術專家的巴基斯坦國家工程服務公司,業務領域涵蓋工程項目(包括環境影響評價和管理)的全過程,業務範圍拓展到中東國家,年度淨利潤達到幾千萬美元,也值得中國學習和借鑒。

作者單位:環境保護部環境工程評估中心